精选栏目

人们只喜欢对自己有好处的“科学”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科学从未胜出,人们只喜欢对自己有好处的“科学”

撰文/鲁陆

多年来,科学界总以为民众足够“热爱”科学,这是错的。很多普通人只喜欢对自己有好处的“科学”。当他们觉得“这科学有害”或者不合心意,真诚热烈的态度会烟消云散。

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对科学不太感冒,他否认气候变暖的威胁,把财政预算里环保、卫生、能源等领域的科研经费狠削一通。

欺人太甚,国外的科学家最近忙着游行。4月22日的华盛顿,15000多人走向了国会山。呼吁政府、民众重视科学。游行常常是弱势群体表达诉求的专利,科学家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关键问题是,通过游行,科学就能从愚蠢和自私手中扳回一城吗?

西卡罗莱纳大学海岸地质学教授罗伯特·杨担心,游行不但无法劝服反对者,还会让科学丧失客观的说服力,加剧裂痕。怀疑者会说:科学家也是利益集团,将研究结果进行处理,只展示他们喜欢的结果给外人看。

这像一记老拳打在热爱科学的人胸口上。罗伯特·杨没说透的是,科学并非因这场游行而陷入现实的泥淖、政治的荆棘。事实上,它从来都没法从这趟浑水中脱身。此前,拥有海量气候变化数据的资料库,一夜之间就从美国环保署网站上撤下。美国政府下了明确指令,禁止环保、卫生等部门的官员再与媒体交流。

美国新总统的手段给了所有盲目乐观的人士一记大耳刮子:科学从未胜出,即使在相当发达的国家,它也仍是现实里那些鸡毛蒜皮的附庸。

4月22日,《纽约客》记者跟着普林斯顿大学的20多位教授参加游行整整一天后,从这些数学家、理论物理学家、天体物理学家们的反思中得到了令人绝望的结论:多年来,科学界总以为民众足够“热爱”科学,这是错的。很多普通人只喜欢对自己有好处的“科学”。当他们觉得“这科学有害”或者不合心意,真诚热烈的态度会烟消云散。

看看罗伯特·杨吧。2010年,他参与的一项研究显示,本世纪末,海平面将上涨99.06厘米。可这项研究带来了沿海城市的恐慌、房地产市场的动荡。很快,他成了被攻讦的对象。立法机构甚至出台法令:禁止再草拟海平面上升的规划文件。所以说,政治人物攻击科学的言论越来越有市场,是因为群众基础一直都在。

这是一个危险的倾向,说明美国人越来越擅长寻求“自己喜欢的”真理,来为政治辩论提供论据。就连白宫的新主人也宣称自己的举措才是真正的“严谨科学”。在他的推断里,“气候变化只是地球周期性变动”。

科学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它究竟是为个体生活更便利、可以随意取舍的工具?还是事关全人类福祉、容不得半点马虎的庄严精神?数以万计的科研人员已经在游行中高呼出了答案:“我们要完整的科学真相,不要断章取义的事实!”

别扯什么公信力。你不得不承认,当科学家的解释戳中了你,你很容易就为他竖起大拇指。一旦和你的预期不符,没准就会骂一句,“什么狗屁‘砖家’”。其实很多人和被忽悠的美国老百姓一样,压根没啥科学精神。

坦诚面对令人羞愧的事实吧。1687年,《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出版,牛顿力学建立。史书云,人类进入科学时代。300多年过去了,我们离科学成果如此近,离科学精神却如此远。■(本文转自《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