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我眼中的性教育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来自山东滨城区明德小学三年级的33 名学生成为第一批受益的孩子

记者 刘汝佳 李晶 编辑 陈永杰

母女家庭 性知识来源于淘气同学的玩笑很令人担忧

女儿说:

我是一名刚刚读初中的女生,学习和娱乐我同样都会关注。

我在学校接受过一些生理卫生课的教育,内容比较浅显因此我觉得接受起来并没有那么羞涩,这是每位学生都应该了解的。

但是像浙江那套性教育读本的教材中的一些非常敏感的话题学校并没有教过,但是说实话,我是知道宝宝是如何生出来的,这些“知识”都来源于班上淘气的同学开玩笑时候的交流,我就当一个乐子听了便不再理会了,也没有跟父母交流过这种问题,毕竟还是很难以启齿的,我的形象还是很乖巧的,不想和淘气的同学讨论一样的话题。

至于性教育这门课程是否需要开设,我个人认为是没有必要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该知道的都会知道,我想只要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就足够了吧。

母亲说:

我本来是觉得性教育这门课开不开设都无所谓,毕竟我们小时候没有开设过现在过得也还不错。

但是刚刚才听女儿说自己的性知识来源于同学的玩笑,这种获知的渠道我还是比较担心的!首先,我认为孩子间肯定会存在误传的概率,万一错误的观念深入人心了怎么办?其次,现在网络很发达,一些暗示性太强的语言会不会引起更大的好奇以及叛逆?第三,如果是以开玩笑的方式传播的性知识,这种自发的“性学习”也许根本达不到教育的目的,还会引起轻蔑的心态。

总之,系统的性教育似乎还是很有必要的,并且我们也需要知道真正的性教育是什么内容。

父子家庭 传统观念让性教育停滞

儿子说:

我是一名初中三年级的男生,是家长和老师眼中那种沉默寡言的内向孩子。

对于“性”,其实这个字和关于这个字可能联想的东西我都很少涉及。在我印象中,这是个带有某些含义的字眼。从家长、老师,再到同学间,几乎从来没有谈论过。

实际上,年龄的变化,让我对自己的身体产生过一些疑问,但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让我感到这些方面是不应该提及的。我没有因为这些变化与任何人去沟通,包括父母、老师和同学。我也不认为有必要对什么都刨根问底,我想我的同学们也是这样想的。

当然,父母似乎也没觉得应该告诉我什么,或者他们也在避讳这个话题吧。不过,我还是不可避免地会知道一点。第一次接触相关知识,是在初中的生物课上。老师会告诉男生和女生关于生理的一些知识,包括生理结构、器官之类的。目前来说,这是我来自课堂上仅有的相关知识。

对于一名忙于备战升学的准考生,并没有时间看些花边新闻,我们从家到学校,再从学校到家,就是两点一线的紧张生活,我觉得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这个事情。

父亲说:

我们的家庭教育比较传统,和孩子之间从没有涉及过这个话题。现在想想,作为家长,好多事情总是在拖拉中忽略了,就像这个话题。现在孩子已经到了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让人担心的就是出现叛逆,作为家长也就更不去碰出这个敏感的话题。

说起来,对于这个话题,我们也是有意无意地避讳着。我们自己小时候问起从哪里来的,得到的答案就是“从外面捡的”之类的,到现在轮到我们教育孩子了,仍然是不知如何说才好。

我也了解了一些专家的观点,比如所谓性教育涉及的内容还是比较广泛的,还包括孩子如何避免侵害,如何对性别形成认同等知识。其实,我也认同一些观点,联想到一些因此产生的社会问题,就会觉得对于孩子来说,这方面的认知也是比较重要的,应该也是有用的。

但是,我自己仍然是非常困惑的。

从家长的角度,总感觉他是孩子,谈这个问题是有顾虑的。一是觉得会不会早,二是觉得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说。可能是传统思想作祟吧,对孩子的关心更多的是吃穿、学习,对孩子的思想成长关注还不够重视。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隐去其真实姓名)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