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哈佛“创造”金属氢只是噱头?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核心要点

即便真的确认是金属氢,目前也尚未实现亚稳态,也就是说,一旦外力消失,

它便会恢复到气体状态。所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仍在为制成亚稳态的金属氢而努力着。

“没有达到亚稳态,哈佛大学的金属氢是根本不能用的。”在接受北京科技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科学院院士、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坦言,“我认为这个发现的意义被夸大了。”

17f50001d3834e63fc43
▲博士后研究员兰加·迪亚兹(RangaDias) 与用来“ 制造”金属氢的实验

设备质疑者:

达不到“亚稳态”没有实际意义

何祚庥所说的亚稳态,指的是当施加在某种物质上的外力消失后,该物质还能在一定时间内维持原来的状态。放在金属氢上讲,就是即便停止施加巨大的压力,氢样品也不会马上恢复成氢气,并仍具备导电性能。换句话说,如果外力消失就化作气体,现在谈金属氢的任何应用都将是天方夜谭。

“至少我们现在看不到任何数据能证明金属氢已经实现了亚稳态,”何祚庥说,“而能够通过外力拥有金属性的物质实际上有很多,所以氢也称不上是稀奇。

支持者:

有了这个“开始”已经足够重要

不过关于这一点,刘鹏有不同的看法。“哈佛的实验毕竟让我们知道,世界上是有这种东西存在的,而一项研究从实验室走向应用,往往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他看来,金属氢的出现是一个开始,而这个“开始”本身,已经具备足够重要的意义。

“举个例子,2003年的SARS想必很多人都记忆犹新,当时我们刚上了一条试验线,就把这个病毒的主要蛋白质的结构测试出来了。”刘鹏说道,“可能有人会说,知道这个病毒的结构也不能治病啊,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的药。但其实,这二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任何的药剂都有研发过程,你想做这个药,得先知道这个病毒是怎么回事儿,它的结构是什么。

知道结构了,就可以知道它的作用机理是什么,为什么会对人体造成损害,这个病毒存活的关键是什么,然后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去破坏它、抑制它。当经过实验,发现病毒的活性丧失了,就可以开发这种药并投入使用了。”而当我们回溯过去,会发现一切的开始恰恰是对SARS这种病毒的探索。■

分享到:         

标签 :

金属氢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