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特朗普有没有吃错药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记者/王小艳 编辑/丁林 

采访专家

王正清 (中华医学会会员、天津市医学会胸心外科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分会青年委员、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外科主任)

韩树杰 (中华中医药协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协会委员、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主任医师)

自去年赢得总统大选以来,唐纳德·特朗普——这位美国历史上宣誓就任时年龄最大的总统,一言一行都在备受全世界关注。这位年逾70的老人,曾在总统竞选时公开过自己的体检报告:在综合多项检测结果后,他的私人医生伯恩斯坦认为,特朗普的身体状况非常好。

为了证明自己身体的各项指标完全够胜任美国总统一职,特朗普还参加过一档与医生面对面的访谈节目《奥兹医生访谈秀》,并详细解释了体检报告上的每一项指数。根据这份公开的体检报告,特朗普体重约107公斤——按照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发布的身体质量指数(BMI)标准,特朗普属于“超重”。但除了微胖外,特朗普的身体“简直好得没话说”。

在这份健康证明中,伯恩斯坦只写到特朗普服用的两类药物:他汀类药物和低剂量的阿司匹林——来降低因高龄而罹患各种疾病的风险。

但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他的这位曾经的私人医生又爆猛料:特朗普之所以声如洪钟、时常情绪激动、表现得像一只荷尔蒙爆表的斗鸡,似乎与他体内雄性激素过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药物一:瑞舒伐他汀

特朗普一直在使用名为“瑞舒伐他汀(Rosuvastatin)”的药物,能够有效地控制他因肥胖而引起的高胆固醇和高甘油酸脂水平,降低罹患冠心病、心脏病的风险。

他汀类药物是非常常见且亲民的控制高胆固醇、高血脂的药物,可以替代瑞舒伐他汀的国产药也有很多种。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快和心脑血管病的高发,和特朗普年纪相当的老年人,甚至年轻人也都用上了该类药物。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分会青年委员王正清表示,瑞舒伐他汀适用于血脂异常的原发性高胆固醇血症或混合型血脂异常症,能够有效地控制胆固醇浓度、降低血脂。虽然这类药物可能会对患者的肝功能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但与疗效相比,其副作用微乎其微。

特朗普口服他汀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因为患有冠心病或者脑梗塞,而是为了起到“一级预防”的作用——即特朗普还没有患心脑血管病,但他的年龄和生活习惯导致其患病可能性大,因此口服他汀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罹患心脑血管病。所以,这药特朗普应该是吃对了。

与特朗普相反,我国许多患者即便需要口服他汀,也不愿意接受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停药的也不少见——这些都是我国民众对他汀药物的知晓率一直非常低的缘故。

那么,如果他汀药物这么好,那是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吃他汀呢?也不是。2016年最新修订的《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明确指出:血脂异常治疗的宗旨是防控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降低心肌梗死、缺血性卒中或冠心病死亡等心血管病临床事件发生危险。由于遗传背景和生活环境不同,个体罹患ASCVD危险程度显著不同,调脂治疗能使ASCVD患者或高危人群获益。临床应根据个体ASCVD危险程度,决定是否启动药物调脂治疗。

所以,是否要口服他汀药物,是需要参考年龄、血压、血脂水平、疾病、体重指数等多种因素后进行的综合考量。

药物二:阿司匹林

早在去年参加《奥兹医生访谈秀》节目时,特朗普就曾透露自己每天服用少量的阿司匹林以减少心脏病发作的风险。众所周知,阿司匹林是用于解热镇痛的药物,它还能降低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

人类用植物中所含的水杨酸治疗关节炎已经有数千年历史,但也饱受此药带来的胃溃疡等痛苦。后来科学家将水杨酸改造成乙酰水杨酸(ASA,即阿司匹林),相比水杨酸不良反应大大减少。阿司匹林从1898年上市至今已经超过百年,是医药史上最经典的三大药物之一,现在仍是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解热、镇痛和抗炎药,也作为比较和评价其他药物的标准制剂。

其实阿司匹林除了作为解热镇痛药,其实还有很多的妙用。王正清主任表示:日常服用少量的阿司匹林,可以减少心脏病发作的风险——这是因为阿司匹林能够抑制血小板的凝血功能,使人的凝血时间延长。在心脑血管疾病的检查中,病人出现心脑血管狭窄或者微血管循环障碍时,医生就会给病人开据一定量的阿司匹林,以防止血小板附着形成血栓后堵塞血管,出现一些缺血症状。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AHA)发布的《心脏病和卒中统计数据(2016版)》数据,2013年美国1/3死亡与心血管病有关,其中37万例死于心脏病,近13万例死于脑卒中;而在全球范围内,31%死亡是由心血管病所致,11.8%是由卒中所致。心血管疾病已成为美国和全球死亡的主要原因。

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对于糖尿病患者阿司匹林用于心血管病一级预防作出了具体的指导建议:有冠心病家族史并有吸烟、高血压、肥胖、蛋白尿、血脂异常或年龄大于30岁的糖尿病患者。特朗普其人不仅体重、血脂较高,再综合其男性性别、70岁高龄、喜欢吃汉堡等垃圾食品的习惯和长期在商界打拼导致的精神紧张等多种因素,无疑属于心脑血管病高危人群。服用阿司匹林看来也无可厚非。

不过,为什么是小剂量阿司匹林?根据药理研究结果,阿司匹林适用于抗血栓的合适剂量是 75 ~150毫克/天,剂量增大时,疗效不会增加,却会引起胃肠道刺激和出血、上腹不适及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的增加。因此,病人应根据病情和医生诊断,服用合适的剂量。

虽然经过多年的药物改良之后,服用阿司匹林的危险性比以前大大降低了,但过量服用阿司匹林带来的副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现在市面上也出现了一些可用来替代阿司匹林并且副作用较小的药物,如:氯吡格雷等,但患者在使用这类药物来控制心脏病发病情况的时候,也要遵循医嘱,不能轻易地自我诊断,盲目用药。

?

药物三:非那雄胺

特朗普自1980年起,每年会在伯恩斯坦那里接受常规身体检查。但伯恩斯坦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他们没再联系过。他还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特朗普长期服用生发药。

伯恩斯坦透露,这种叫非那雄胺的药物是他“亲测有效”的生发药,这个药也是他60多岁仍能保持齐肩长发的秘密,并声称自己和特朗普都在服用此药。

《纽约时报》的报道一经刊出,就引发了国内外许多媒体的关注,并发布报道称“特朗普服用治疗前列腺的药物促进头发生长”。明明是一个生发剂,为什么跟治疗前列腺的药物扯上了关系?难道又像是韩国总统朴槿惠服用“伟哥”治疗高原反应一样,特朗普的用药也隐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秘密?

其实,去年伯恩斯坦对外发布的那份健康报告中,特朗普的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水平就非常低。有人猜测称总统的低水平前列腺特异性抗原表明,他已被诊断为前列腺增生或患有前列腺方面的疾病。

但是非那雄胺(Finasteride)药物会影响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的检测结果。伯恩斯坦向《纽约时报》确认,特朗普的低水平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是由于非那雄胺生发剂引起的。

中华中医药协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协会男科分会委员韩树杰主任对非那雄胺给出了详细的解读:非那雄胺是一种能够抑制睾丸酮转化成双氢睾酮(二者均属雄性激素)的酶抑制剂,它能够影响雄性激素的代谢,并且能够有效地控制二氢睾酮的增多。

▲美国历届总统虽然年龄比特朗普小,但发际线普遍偏高(来源:纽约时报)

成年男性体内双氢睾酮过高,会出现诸如青春痘、脱发等病理现象。因此,使用非那雄胺可以通过抑制双氢睾酮的产生,从而减少脱发甚至达到生发的效果。其实脱发的原因有很多种(如:脂溢性脱发、遗传性脱发和药物性脱发等),非那雄胺只能够对雄性激素过多而引发的脱发达到治疗效果,并不是治疗各种类型脱发的万金油。

中老年人前列腺增生也与双氢睾酮有着密切的联系。体内双氢睾酮过多会导致前列腺增生,因此在临床医学中,非那雄胺类药物常常被用来治疗前列腺增生。

过量服用非那雄胺药物会造成雄性激素代谢的紊乱,严重的会导致前列腺癌。不过,治疗前列腺增生的非那雄胺(商品名Proscar)剂量为5毫克,治疗脱发的非那雄胺(商品名Propecia)剂量只有1毫克——如此看来,特朗普对于吃药还是很讲究的。■

(部分内容来自新华社、搜狐健康。)

分享到:         

标签 :

特朗普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