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栏目

美军二战保密技术今成净水新材料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记者 吕择

水资源的净化离不开膜科技的发展,但主流的膜材料易老化、不耐强酸强碱。净源膜科技就利用了一种新材料,让净化水“一劳永逸”。

浙江净源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全球领先的水处理科技公司,今年4月它刚刚在新三板上市。纵观它的新三板报告,其中的财务数据并不大,公司的执行董事陈昊认为,大家更看好的是它的成长性和未来想象空间。

净源膜科技之所以被寄予厚望,是因为它在科技上占据了制高点——PTFE中空纤维膜——国内唯一的生产商。基于此,净源膜科技入围2016年“T100新技术新产品创新力在行动”TOP100企业。

聚四氟乙烯曾被用于二战军工

欣捷集团的副总裁陈昊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早年间军队的野外用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中国战士在野外没有清洁水可饮用的时候,都在污水中扔一个药丸,污浊的东西沉下去,上面的清水喝掉,即使这样,仍然对身体有害;但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将污水放到一个瓶子里,直接就过滤了,变成饮用清水。”

这样的故事让陈昊对于净水产业十分关注,2012年欣捷集团看中了这家创建于2008年的净源膜科技,开始了投资孵化,并着手研发全国唯一的PTFE净化膜。

PTFE就是聚四氟乙烯(Polytetrafluoroethylene),这种材料具有抗酸抗碱、抗各种有机溶剂的特点,几乎不溶于所有的溶剂。同时,聚四氟乙烯具有耐高温的特点,它的摩擦系数极低,所以可在润滑作用之余,亦成为了易清洁水管内层的理想涂料。

聚四氟乙烯被称“塑料王”,“氟树脂之父”罗伊·普朗克特1936 年在美国杜邦公司开始研究氟利昂的代用品,他们收集了部分四氟乙烯储存于钢瓶中,准备第二天进行下一步的实验,可是当第二天打开钢瓶减压阀后,却没有气体溢出,他们以为是漏气,将钢瓶称量时,却发现钢瓶并没有减重。他们锯开了钢瓶,发现了大量的白色粉末,这就是聚四氟乙烯。他们研究发现聚四氟乙烯性质优良,可以用于原子弹、炮弹等的防熔密封垫圈,因此美国军方将该技术在二战期间一直保密。直到二战结束后才解密,并于1946年实现工业化生产聚四氟乙烯。

▲ 电镀废水中水回用超滤设备

用“塑料王”过滤,净化一步到位

对于其他材料来说,有很多重度污染的水,例如电镀废水,是无法被直接净化的。这也说明了当今工业领域的水处理,都需要分很多步骤,需要将水到达某一级别之后再进行下一步净化。而PTFE恰恰能“一步到位”简化了工艺流程。

除此之外,传统材料容易受到污染,不易洗涤,这些都是PTFE能规避掉的。“我们净化水的理想目标就是,最脏的水进去,出来就是干净的水,”陈昊说道。

因此聚四氟乙烯确实是净水膜的理想材料。但是由于成本高昂、开发难度大,在2014年以前,全世界只有日本能够研发和生产PTFE净水膜。但在2014年底,随着净源膜科技的PTFE净水膜投产,一举打破了日本企业的垄断。

2年时间坐拥19项专利

现如今的净源膜科技在宁波拥有一个占地35000平米的专业化工厂,生产制造各种类型的水处理设备,承接、投资、运营、管理全方位的水处理工程,与中国科学院合作组建了面积达2000平米的企业级技术研究中心,投入研发测试设备价值1000多万元。

另外,从2012年到2014年,净源膜科技花了将近2年时间,完成了整套的PTFE中空纤维膜的生产线。“有了这一个突破之后,我们的价值一下就显现出来了,完全自主研发的生产线,让我们目前拥有了19项专利,这就是科技创新的作用”,陈昊说道。

现在净源膜科技跟中科院材料所、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中海油安全环保有限公司、万华化学、杭钢股份等科研院所和央企都形成了合作。“这种合作是一个互补、互相验证的过程,我们在工业领域的水处理就像医生看病,我们需要很多‘病例’来形成好的解决方案。”

▲膜蒸馏设备

受膜科学奠基人肯定,净源膜超日本产品

美籍华人、美国工程院院士黎念之是膜科学的奠基人之一,他也到过净源膜科技,并对产品给予了赞赏和肯定。今年净源膜科技为宁波钢铁厂每天处理废水35000吨,这一量级已经超过日本住友在首钢的PTFE项目。

在净源膜科技执行董事田俊龙看来,公司的产品将来能够在中国工业污水处理领域占有一个非常高的位置和非常大的市场。因为现在净源膜的技术在国内、乃至国际上是处于领先地位。“以前大家都认为日本住友集团的膜丝产品,是世界上该领域最强的,以后就不会这样讲了。因为我们公司的膜丝纯水通量、坚韧程度等已经远超他们。这也是我们作为中国人和中国企业自主研发的产品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而感到十分自豪。”■

分享到:         

标签 :

净水材料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